你當前位置: 首頁 > 國內新聞 > 詳細內容
瞄準科技前沿 助力國家創新
——寫在中國科學院成立70周年之際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吳月輝2019-11-01 09:44:26
瀏覽字號:
0

  核心閱讀

  中國科學院成立70年來,一代又一代科研人員攻堅克難、接續奮斗。他們瞄準科技前沿,強化基礎研究,培養領軍人才,實施重大科技項目,創建國家實驗室,為建設創新中國貢獻力量。未來,中科院將用更多璀璨的成果,為科技興國書寫更壯麗的篇章。

  70年前,伴隨著新中國的成立,黨中央作出“成立中國科學院”的重大決策,開啟了新中國科技事業的光輝歷程,承載起幾代中國人科技興國的期待。

  70年來,這支科技國家隊篳路藍縷、勇往直前,不斷發展壯大,研究機構從最初的17個增加到今天的100余個,創新隊伍從千余名科研人員發展到今天的近7萬人。

  70年來,中國科技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歷史性變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歷史性成就。每一次科學上的重大突破、技術上的重大創新,幾乎都與中科院人的拼搏奉獻密不可分。老一輩科學家用智慧和汗水向世人詮釋了科技創新對民族發展的深邃內涵;新一代的中科院人,同樣書寫著壯麗的篇章,讓創新充盈著澎湃的力量。

面向國家需求,突破核心技術

  70年來,中科院堅持面向國家重大需求,始終把國家富強、人民幸福作為科技創新的出發點和落腳點。

  科研人員克難攻堅,相繼參與了“兩彈一星”、載人航天、探月工程、載人深潛、青藏鐵路等國家重大科技攻關任務。

  “兩彈一星”是新中國建設成就的重要象征。中科院調動全院一半以上的科研人員參與攻關,成為“兩彈一星”工程的中堅力量。

  在神舟十號與天宮一號交會對接任務中,中科院牽頭完成了空間應用系統研制任務;在神舟十一號與天宮二號交會對接任務中,中科院又牽頭完成三大科學領域的全部14項科學實驗;在嫦娥系列任務中,中科院完成了地面應用、有效載荷和甚長基線干涉測量等關鍵任務,為工程圓滿成功發揮了重要作用。

  面向國家深海科學研究重大需求,中科院完成了我國首次萬米深淵科考,搶占深海科技前沿制高點;構建了自主譜系化深海裝備體系,引領海洋技術裝備能力跨越發展;組建了海洋科考船隊,構建起國際一流的深遠海綜合探測體系;引領了國際西太平洋科學研究,為海洋環境安全保駕護航。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不能總是指望依賴他人的科技成果來提高自己的科技水平,更不能做其他國家的技術附庸,永遠跟在別人的后面亦步亦趨。”只有把關鍵核心技術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從根本上保障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中科院的科研人員接續奮斗。他們突破了新材料、激光器、計算機、能源科技等關鍵核心技術,為國家發展解決了一系列“卡脖子”問題。

  中科院長期致力于計算機與信息領域關鍵核心技術自主研發。上世紀60年代,為服務“兩彈一星”事業,研制出用于“東方紅一號”人造衛星計算工作的109丙機,被譽為“‘兩彈一星’功勛計算機”。

  進入21世紀,針對國產設備“缺芯少魂”的窘境, 中科院計算所研制出“龍芯”“寒武紀”等系列化處理器芯片和“方德”等桌面操作系統,并在北斗導航衛星、工業控制、高性能計算、政務辦公等重要領域推廣應用。

  此外,中科院還研制成功一大批新型材料、特種元器件、精密儀器和測試設備, 為保障國計民生發揮了不可替代的戰略支撐作用。

勇攀科學高峰,建設“國之重器”

  70年來,中科院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追求學術卓越,勇攀科學高峰。

  上世紀50年代,吳文俊在拓撲學研究中引入“吳示性類”,并提出了“吳示嵌類”等拓撲不變量,極大地推動了拓撲學的發展。

  1965年9月17日,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和北京大學化學系聯合,首次人工合成了結晶牛胰島素,使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一個人工合成蛋白質的國家。

  1973年,陳景潤在王元和潘承洞工作的基礎上,完整證明了“1+2”,至今仍在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中保持世界領先水平。

  2008年,薛其坤率領團隊首次觀測到量子反常霍爾效應,成為世界物理學界近年來最重要的實驗進展之一。

  2012年,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王貽芳團隊參與的大亞灣中微子實驗國際合作組,發現中微子振蕩新模式,被譽為“開啟了未來中微子物理發展的大門”。

  2017年,潘建偉團隊在國際上首次實現十光子糾纏操縱的基礎上,自主研制世界首臺單光子量子計算機。

  ……

  中科院在基礎數學、應用數學、數學與系統科學交叉前沿、理論物理、基礎力學等領域,取得了一批具有重要國際影響的原創成果,開辟了若干新的研究方向,顯著提升了我國基礎研究的國際地位。

  與此同時,中科院承建的一個個大科學裝置相繼運行,大大縮小了我國與國外的差距。

  在北京,中國第一座高能加速器——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經過幾輪改造和技術升級后,產出多項重要科研成果;

  在上海,張江高科技園區的上海光源,對活體動物的分辨率可以達到6.5微米;

  在合肥,被稱為“人造太陽”的全超導托卡馬克核聚變實驗裝置,在全球首次實現了穩定的101.2秒穩態長脈沖高約束模等離子體運行,將我國磁約束核聚變研究帶入世界前沿;

  在河北,郭守敬望遠鏡坐地巡天,恒星光譜獲取率超過國際其他同類項目之和;

  在貴州,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張開“天眼”,其綜合性能和靈敏度比國外現有同類望遠鏡高出數倍……

  在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新征途中,這些“國之重器”將持續發力,貢獻更多驚喜。

播種科研成果,服務國計民生

  70年來,中科院堅持科研成果服務國計民生,把科學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

  1985年到1987年,我國糧食總產量出現了徘徊不前的局面,人糧矛盾凸顯。在這種形勢下,中科院27個研究所的科研人員,投入河北、山東、河南、安徽4省的農業主戰場,啟動了以鹽堿地治理和中低產田改造為主的農業科技工程,被人們稱之為農業科技“黃淮海戰役”。

  中科院院士李振聲至今難忘:“中科院的400多名科技人員,長年累月在荒郊野外的沙灘上、魚池旁、鹽堿窩建房為家,夜以繼日辛苦工作。”

  進入21世紀,同樣的奮戰再度在環渤海這片土地上演。2013年,國家重大科技支撐計劃項目“渤海糧倉科技示范工程”正式啟動,目標是實現到2017年增糧68億斤,到2020年增糧100億斤。

  與此同時,中科院的科研人員還相繼取得了順丁橡膠工業生產新技術、甲醇制烯烴技術、海水養殖等重大技術突破;開展了沙坡頭流沙治理、重大地質災害監測與防治、東北鹽堿地治理等一批事關可持續發展的重大工程;研制出地奧心血康、丹參多酚酸鹽等一批重大創新藥物。

  打贏脫貧攻堅戰,科技成為重要支撐。中科院的科研人員紛紛走出實驗室,來到田間地頭,把科研成果播種在祖國最需要的地方。

  貴州省水城縣盛產獼猴桃,但傳統品種種植范圍小。中科院武漢植物園研究員鐘彩虹等人,利用自主培育的“東紅”獼猴桃替換傳統品種,提高了抗病性,將當地種植范圍從海拔1300米提高到1600米。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科院定點幫扶4個貧困縣,承擔包括青海、新疆和革命老區的50余個扶貧點的科技扶貧任務,累計幫扶20多萬貧困人口脫貧。

  中科院通過創辦高新技術企業和技術轉移轉化,為國家創造了巨大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1980年,中科院物理所的陳春先創辦了我國內地第一家民營科技公司。1984年,柳傳志與計算所10名職工,用20萬元創辦了計算機公司,成為今天的聯想。

  此后,一大批研究所和科研人員在中關村創辦企業,一批批高科技企業在這里不斷孵化、成長、壯大。

  未來,中國科學院將繼續乘風破浪,用更多璀璨的成果,為更強大的創新中國貢獻力量。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