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悅讀 > 詳細內容
賽馬場菜站
來源:山西日報 作者:兼 詠2019-11-18 09:12:38
瀏覽字號:
0

  一

  古城并州東門外,有一個地方叫“賽馬場”,東倚罕山,北接沙河,南臨同蒲,西至迎暉,方圓半公里。“賽馬場”不賽馬,也沒有馬。據老人們說,當年日本人侵占太原時,為養軍馬在東門外建了養馬場、飼養場,和選馬、試馬的馬道坡,還有供日本人跑馬取樂的賽馬場,故此,人們習慣地把東門外這片區域稱作“賽馬場”。

  新中國成立后,人民政府在賽馬場地區給鐵路工人、建筑工人、商業職工、干校教員和勘察隊員等,蓋了成片的排房宿舍和家屬大院。賽馬場十字路口,還建有百貨商店、副食商店、國營飯店、糧油店、理發店、衛生所、儲蓄所和郵電所;而更熱鬧的不是這些店鋪,卻是菜站。菜站很大,占了賽馬場十字路口整個西北角,菜站的標志是一個比周邊店鋪大許多的菜店。菜店里貨架很長,一頭是一盆盆各種腌制的咸菜,另一頭是一摞摞粉條、海帶和干菜;中間貨架夏天琳瑯滿目,“青黃不接”時貨架就是空的。菜店后面是菜棚,大得咂舌可嘆:送菜的汽車、馬車、拖拉機等各種車輛,同時都可以在這個高大的菜棚內出出進進、裝裝卸卸,頗具規模。每到下班時分,菜店里外急買急賣、人如穿梭,珠算口算、嘈嘈雜雜,店門口的自行車能把十字路口堵去一半,汽車“嘀嘀”、喇叭“嘟嘟”,熙熙攘攘,喧囂鼎沸。

  二

  寒露過去就是霜降,霜降一來里外忙碌,辦妥過冬準備,最后就是儲菜過冬了。

  買冬菜不是小事,是一件發愁且奮勇的大事。每年到這個時候,菜站就會上演一場場展現市井百態和比拼智慧、力量的“大戲”。

  菜站的冬菜不是天天有,送菜車也不天天來,啥時來也沒準頭。所以,排隊是天經地義的,排長隊也習以為常,空跑和白排隊不足為奇。

  院鄰中有一個戴“圈多片厚”眼鏡的讀書人,經常給我們講故事,一次,他無精打采地從菜站空手回來,笑著對我們說:“娃子們!買菜記住三句話:先打聽后排隊;菜到哪人到哪;算好錢溜邊擠。”他的話,幾乎成為了我們百戰不殆、奪取勝利的要訣。

  先說打聽。若打聽到明天菜不來,就可以玩;若打聽到明天菜要來,就得早起。最愜意的幻想是:我們知道,別人不知道;我們來,他們沒來。這是莫大的竊喜,事實上誰都這樣想,也就不可能。

  探聽消息,一定要在黃昏前就到達菜站,最好能接近到菜站辦公室電話附近,那是最可靠的消息來源。我們一個個像偵察兵,豎著耳朵聽著菜站人說的每一句話,機警的眼睛看著他們神秘的口型,進行著各種有價值的猜測。如果看到菜站人交頭接耳、嘀嘀咕咕,那簡直心都快跳出來了,會不顧一切地沖上去急問:

  “明天來呀?”

  “啥菜?白菜?蔥?蘿卜?”

  “幾點?”

  “不知道,我倆不知道!”

  “那你倆說啥呢?”

  “你管的呢!”這是最掃興和灰頭土臉的。

  有的怕我們圍住他,用手往后一揮:“主任一會兒就出來了。”“金蟬脫殼”他走了,而他這句話對菜站主任絕對是有“殺傷力”的。

  在我們眼里,菜站主任那是很了不起的。菜站主任走得晚,這時候,一雙雙滴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辦公室里的燈光和室內的身影,全神貫注地等著菜站主任出來。

  主任剛露頭,早已等候在門口的眾人“呼啦”一下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七嘴八舌,嘰哩哇啦,炸開了鍋:

  “站長!主任!”

  “明天來不來菜?”

  “你告我們一下嘛!”

  “來啥車?汽車?馬車?”

  “悄悄地說一聲也行啊”

  “是不是白菜?”……

  站長被圍在門口動彈不得,面無表情,估計腦袋都快要缺氧了。在無休止的混亂嘈雜中,站長終于脖頸粗紅、青筋爆現,發出了吼聲:“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

  菜站大門徐徐掩上時,看門老頭兒看著我們笑著說:“明天早點來吧。”這可能是最有價值的“情報”了,他的這句話讓我們琢磨得頭痛,懷著半信半疑的心情,無奈地散于夜幕中。

  三

  再說排隊。那年頭,家家住平房,戶戶都養雞,平日里雞鳴人起,買冬菜則是人起雞才鳴。對看門老頭兒的話,“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雞不叫,鬧鐘叫。原以為我們行動很早,哪知朦朧晨光中,拿麻袋、提籮筐、拉小車和騎自行車的像電影里的支前隊伍一樣,早已悄無聲息地從四面八方向菜站急速挺進。

  晨寒露冷,靠墻排隊,站蹲坐臥,高低錯落。人們按照往日大棚口、菜店前和小門旁3個售賣點自發排隊,隊形頭大尾細、疏密不整、彎曲擺動,偶爾有人撕一些碎紙片寫上序號,依次發給排隊者以防“加塞兒”。

  太陽斜射、人快打蔫的時候,不知誰喊了一句:“來了!”人們像打了一針雞血,激靈靈地順著聲音眺望:一支由馬車引領下的拖拉機和汽車混編送菜大軍緩緩走來,當一輛跟著一輛從眼前進場的時候,人們情緒飽滿、熱血沸騰,嗓子眼兒都發癢了,“嗷——嗷——”地歡呼!

  興奮過后,氣氛出現短暫的安靜,緊接著就是激烈的騷動。人們以卸菜地點和菜品位置為目標,迅速果斷地沖向新的售賣窗口,原來的隊形完全扭曲,甚至已經解體,“嘩”地一群奔向左面,“嘩”地又一群跑向右側。他的麻袋被踩住了,弄了個連滾帶爬;他的籮筐被勾住了,一下扯倒了一片人;小女孩被擠得披頭散發,哭著找鞋子,小男孩擠得“鼻涕過河”嗷嗷直叫;派出所民警聲嘶力竭維持著秩序;白大褂醫務人員聞訊趕來,在墻根為摔傷的婦女消毒包扎,卸了菜的騾馬大車被拖拉機堵著出不來,駿馬嘶鳴;滿載大白菜的拖掛車堵在場外進不去,頻頻鳴笛……

  唯有算盤珠子脆響,以及取菜過磅的地方秩序井然。

  第一個拖著大麻袋沖出來的人最趾高氣揚,盡管他的鈕扣被擠掉,敞著懷露著肚皮、頭上冒著熱氣,腳上也看不出有沒有鞋子,但他合不住嘴的笑容和叉著腰喘息的姿勢,都與他的“戰利品”有關,在我們看來,他就是大英雄!所有的辛苦、智慧和力量都寫在了他的臉上。

  四

  手機響了,我從回憶中回到現實,搖頭笑笑,如今物質豐富,再也不會有過去那種買菜的場景了,賽馬場也早就改天換地、面貌一新了。妻在微信視頻里提示,要下雪了莫受了涼,到超市買一個冬筍,不要多買,吃了再說。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責任編輯:盧琳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值打法 多乐彩11选五 七乐彩所有号码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计划稳赚软件 2014甘肃快3走势图 幸运农场水果版app 广东11选五中奖玩法 河南泳坛夺金20分钟 贵州11选五全部基本走势图 今天快乐双彩开奖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