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美文悅讀 > 詳細內容
懷念支前劇團那段難忘的歲月
來源:山西晚報 作者:劉德增2019-10-15 08:18:48
瀏覽字號:
0

  1936年我生于河北,1954年到山西省歌舞劇院工作,歷任演員、演奏員、指揮、作曲等職,1999年離休。現在,想起自己在冀中支前劇團的那段歲月,感慨萬千。這張老照片是1949年,我在天津專區文工團時拍攝的。

  1948年,我還是冀中十分區八路軍子弟學校的一名學生,學校為支援平津戰役,我們被派往各自的戰斗崗位。其中,能跳會唱的同學到十地委支前劇團報到。十地委以一個地方劇團為基礎,集中八路軍子弟學校及社會上的文藝人才,任命幾名八路軍干部為各隊隊長,實行半軍事化管理,組建了支前劇團。我12歲,熱衷于扭秧歌、踩高蹺、唱民歌,身子靈活,童聲嘹亮,再加上滿口京腔,就被分配到了支前劇團。入團后,立即進行軍事訓練,以及踢腿下腰喊嗓子的業務學習,同時,搜集劇本、創作編寫、排練工作也緊張有序地全面展開。

  此時,冀中十分區文工隊正在排練大型歌劇《王秀鸞》,缺少一名扮演王秀鸞之子小青的演員,便讓我飾演。我穿最小號的軍裝還是架不起來,褲腿長卷上幾折,鞋子太大在前頭塞上棉花,把后跟縫上幾針,能跟腳不掉鞋就行了,而“馬三八”槍比我還高,班長給我換了一支美國造卡賓槍,背在身上輕巧便捷。我還沒弄清演戲是怎么回事,就排練開了。

  扮演我媽的是韓志禮,我叫她韓姐,她說革命隊伍不要稱兄道弟,要以同志相稱。扮演我爹的叫王潤身,當時他并不顯山露水,只不過個子較高、身材魁梧、嗓音宏亮,有股陽剛氣質的小伙子,后來,他因飾演電影《林海雪原》中的楊子榮,名揚四海。他(她)倆一個教我唱,一個教我演,學好了就夸幾句,捎有怠慢便訓一頓,既嚴格又認真。

  演出那天,我很緊張,我“媽”悄悄說:“咬住嘴唇!”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便拉著我上場了。一見臺下滿滿的觀眾,我頓時腦子一片空白,臺詞和唱腔忘了個精光,她趁機踢了我一腳,我竟然想起來了,這才順利地把戲演完。不久,我被召回到支前劇團。

  劇團奉命北進,一路上遇到很多危險。那天我們行進到一片開闊地帶時,忽然從北面冒出兩架敵機俯沖下來,只聽“散開!臥倒!”口令聲響起,我不知所措,戰友已經將我按倒在地,“噠噠噠……噠噠噠……”一陣掃射,地上濺起串串黃土。經過幾天行軍,來到了平津之間的交通樞紐廊坊鎮,在這里遇到剛乘軍用列車入關東北大軍(即第四野戰軍)的一支坦克部隊,我親身感受到了威武之師的厲害。戰士們一律美式武器裝備,身穿皮領軍大衣,頭戴毛皮軍帽。

  次日上午,我們正在搭建舞臺,突然“轟隆隆”巨響,嚇得我趕緊鉆入地道,還以為帳蓬舞臺目標大,招來了敵機轟炸。隨后得知,從北平南苑機場起飛的兩架敵機,投下兩顆炸彈后逃竄,一顆掉在鎮郊野地里,另一顆落在火車站通往大街的十字路口,因是交通要道,商鋪林立、人員密集,致使平民傷亡多人。

  隨即,我們轉移到距天津幾十里的三圣口,這里是臨時傷員轉運站,我們協助醫護人員護理、慰問傷員,料理生活、端水喂飯、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安撫情緒等,親身感受到了戰爭的殘酷,以及傷員與傷痛作斗爭的堅強意志。

  1949年1月上旬,經過多次戰斗,人民解放軍掃清了天津外圍多個據點,封鎖了海上通道,于1月14日總攻,經過20多個小時激戰,天津解放。

  之后,我們轉移到北平以南百十里的永清縣境內,為包圍北平的部隊及民工做宣傳鼓動工作。此間,敵我雙方上層經過多次談判,1月22日北平和平解放,人民解放軍進入城內接管防務,國民黨部隊開出城外接受改編。

  一日,我們奉命為待編部隊演出,出發前首長指示我們,不準攜帶武器,不準與待編人員接觸,罵不還口,打不還手,自有解放軍保證我們的安全。我們走進演出廣場,只見黑壓壓密麻麻一片,若真要動起手來,我們這幾十個手無寸鐵的演員,可不是人家的對手。演出進行中隱約聽到待編人員中有的罵罵咧咧,還有臟話,隨即零零星星的磚頭瓦塊向我們擲來,在這緊要關頭,只聽“叭叭叭”三聲槍響,肇事者才安靜下來。

  接著,我們馬不停蹄轉移到十地委所在地永清縣城。支前劇團為適應新形勢、完成新任務,經過擴充、整編改名為十地委文工團。由王正西任團長,韓鳴為副團長,下設演員隊、樂隊、舞臺隊及總務科,共50多名成員的專業文藝團體。其間,排練了《兄妹開荒》《夫妻識字》等節目,演出后,這些源自革命圣地延安的秧歌劇,受到群眾極大歡迎。

  在小麥返青、百花欲放的大好時節,中國共產黨七屆二中全會勝利召開的喜訊傳來。遵照“把工作重心由農村轉向城市”的指示,文工團隨地委機關遷移到了天津西南20余里的楊柳青鎮,并設立天津專員公署(簡稱天津專區),張子善任專員,及中共天津地方委員會(簡稱天津地委),劉青山任書記。我們團改名為天津專區文工團。

  楊柳青雖屬天津周邊小鎮,卻是個歷史悠久、文化積淀深厚、店鋪林立、市面繁榮的小商埠。因源于此地的“楊柳青年畫”和一首叫做《畫扇面》的民歌,而使其詩意濃濃名揚中外。我團舞美工作者尋覓年畫作坊,拜訪名師高徒,將這朵民間美術奇葩的元素,融于舞臺美術之中。同時還參觀了發布天津戰役總攻命令,位于藥王廟東街2號的“天津戰役前線指揮部”舊址。

  環境的改變,使我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黨中央諄諄告誡的“務必繼續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由戰爭轉變到以生產建設為中心”以及“抵制資產階級思想侵蝕”等一系列指示的重要性。在充滿城市生活氣息、素有“小天津”之稱的映襯下,我們并不覺得有什么“土氣”,文工團員人人佩帶槍支,紀律嚴明,軍容齊整,作風過硬,一律灰色粗布著裝更顯得精神抖擻莊嚴威武。嚴格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保持“團結緊張嚴肅活潑”的老八路作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并有信心依靠群眾,把不良社會風氣改變過來。

  時至九月,又到了配發冬裝時節。天津專區全體地方干部服裝一律由灰色變成黃綠色,且是國民黨軍隊服裝制式,同志們嘴上不說,心里可不是滋味。我團快板書演員李快嘴調侃道:“平津戰役已告捷,人民當家做了主,別看身披‘國軍’裝,咱是地道的八路。”盡管上級有關部門就地方干部著裝一事,在內、外都做過宣傳解釋,稱:“鑒于我們繳獲了敵人大量庫存冬裝,為了減輕人民負擔,廢物利用,今冬我區實行供給制的地方干部一律身著此裝,特此通告。”

  十月一日,開國大典,在北京天安門隆重舉行,毛主席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大家興高采烈歡欣鼓舞。一聲哨響,整隊出發,“天津專區文工團”橫標打頭陣,歡慶隊伍行至天津地委——楊柳青有名的石家大院門前,人們手舞足蹈起來。

  當晚,在隆重而熱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大會之后,我團演出了歌劇《白毛女》。后來,我們共同唱響《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責任編輯:盧琳

返回首頁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