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從右玉歷史文化看右玉精神的基因傳承
來源:朔州日報晚報版 作者:王德功2019-09-02 15:46:22
瀏覽字號:
0

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右玉之所以能產生右玉精神,從歷史的角度看是緣于右玉是一方有著厚重歷史文化的沃土。

優秀傳統文化積淀的滋養

歷史文化積淀著中華民族深層的精神追求,攜帶著優秀傳統文化的DNA。

右玉的歷史文化,最早見著史籍記載的,據《山西歷史地名錄》記載:雁門郡,戰國趙武靈王置,秦時治所在善無。在右玉縣一節中又說:右玉縣,西漢置善無縣,為雁門郡治……東漢雁門郡南徙后,為定襄郡治……北魏設置善無縣,初隸畿內,后于縣兼置善無郡。公元前325年——前293年,趙武靈王為建“四達之國”實施“胡服騎射”強國稱霸治國之略,從上述記載得知,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在右玉筑善無城,設雁門郡,歷經秦、漢,延及東漢、北魏。作為東漢定襄郡郡治,北魏善無郡郡治,善無作為北方重鎮輝煌聳立八百年之久。善無,這個集中體現古代賢哲治理理念,首善之地,無為而治,開啟了這一方的歷史文化。其間,誠如《朔平府志》人物志所言:執干戈,衛社稷,捐軀斷脰,臨大節而不奪,此非至大至剛,氣足以配道義者,其孰能之?

身經百戰,汗馬之績著邊疆者,如李廣、衛青,幾出雁門征討匈奴。漢景帝時,雁門郡太守郅都為政清廉,當他蒙冤要離開雁門太守之職時,用木頭刻了自己的偶像,豎立在雁門郡城外匈奴交通的大道旁,為大漢盡忠衛國。為表彰蘇武不辱使節,效忠漢室的高風亮節,在右衛城北曾有蘇武廟,《朔平府志》“蘇武廟在城北四十里”。

至于昭君出塞,更是家喻戶曉。

唐天寶四年(745)河東節度使王忠嗣在善無城的遺址上筑靜邊城,天寶十四年(755)郭子儀率軍在靜邊城(今右衛城)與安祿山叛軍展開決戰,斬殺敵騎7000多人馬,重創安祿山叛軍勢力,史稱靜邊城之役,是大唐中興的轉折之役。

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在善無、靜邊城遺址上又筑定邊衛城,永樂七年(1409)大同右衛遷來,英宗正統十四年(1449)徙邊外玉林衛并入右衛,合稱右玉林衛。

明代正統年間,在威遠就辦起衛學。

嘉靖三十六年(1557)韃靼大軍沖入邊內,攻陷太原以北七十多座城堡,唯右衛城孤城堅守八個月之久,城內軍民砥礪誓眾,糧斷柴絕,先是殺戰馬后是捕鼠雀以充饑,居民拆掉自己閑置的房子,供軍士生火煮飯,右衛城孤城堅守八個月之久,受到了嘉靖皇帝的獎賞,赦賜建造“忠義坊”,“鞏固晉蕃坊”,表彰右衛軍民。

也就是這一時期,麻家將乘勢崛起,一門出了30多位將軍總兵,明史有“東李西麻”之譽,在右衛城設立牌坊表彰其功勛。《朔平府志》坊表一節說:“古之有德者,言可坊,行可為表。坊,方也,表,標也,邑有名賢,即其所居之方,標名于榜,表厥宅里。”

也正是在坊表的昭彰下,右衛城可謂之“牌坊”林立,人才輩出,如萬歷年的進士何廷魁,擔任遼陽副使時,為大明殉職。天啟、崇禎年間,曹文昭、曹變蛟、曹文耀為大明盡忠。

清代,順治七年(1650)在右玉殺虎口設稅關;

順治、康熙年間駐將軍,駐防滿、蒙、漢八旗官兵,雍正三年設置朔平府。

同時修建了文廟以及學官衙署,雍正四年(1726)設立府學,道光年間創辦了玉林書院,歷時一百多年,光緒年間又創辦了恒陽書院。

民國年間又創辦了山西省立七中。

康熙年間,在康熙大帝三次率軍親征準格爾部葛爾丹叛亂之際,為了保證大軍的后勤供給,晉商應運而上,為了保證商旅通行,殺虎口賣油的捐錢建賣油橋,寡婦捐錢建寡婦橋。

2006年中國民俗委員會命名右玉為“中國古堡之鄉”。長城、古堡作為文化載體,他承載著這里的居民為國盡忠的家國情懷,守土有責的負責精神,眾志成城的團結精神。長城、古堡筑進了先民的信念與信仰,也筑進了他們堅守剛毅的品格。

清代的西口,成為晉商崛起跳板,由此,也成就晉商以義取利,誠信公平的價值取向。

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形成的紅色革命文化,為右玉精神固本培元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10月,八路軍一二〇師雁北支隊,警備六團,奉命挺進洪濤山地區,以右玉的南山、西山、東山為基點,開辟了和(林)右(玉)清(水河),右(玉)山(陰)懷(仁),左(云)右(玉)涼(城)后演變為右玉、右南等抗日根據地,并成立了相應的縣委、縣政府組織發動人民開展抗日斗爭。

其間,1937——1945年,胡一新、陳一華、任一川、宇洪四位縣委書記為保護部下和人民群眾光榮犧牲;

白興元、王金相、劉永順等200多黨的領導干部英勇奮戰光榮犧牲;

反掃蕩中,李順、李富才、高四等400多黨員犧牲;

1948年4月8日,晉綏軍區獨三旅,攻打右衛城之敵,戰爭中團參謀長兼一營長羅天澤、二營營長黃光福、王樹楷等120多名指戰員犧牲;

右玉的民眾踴躍參軍參戰,也有近千人犧牲。

抗戰期右玉人民積極支援前線,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體現了他們的奉獻精神。

1、1940年,抗日戰爭進行“四項動員”,右玉人民捐獻糧食4200石,白銀8.5萬,軍鞋1萬雙,165人參軍參戰。

2、1945年,保衛延安,根據地人捐糧4730石,白銀47000元,都用于保衛黨中央,支援延安。

3、1948年,支援綏包戰役,糧12455石,參軍1457人,支前民工256230個民工,支前車輛250輛,修路115公里,支援畜工73175(個),擔架850副,擔架隊4250人,其它民工22150個,運輸隊560民工,520頭毛驢,畜工2760個,軍鞋17000雙。

4、察綏戰役(集寧呼市)

支援擔架510個民工100副,運輸隊80頭馬、騾。右衛、殺虎口、威遠、下窯、臘家屯設立6個傷兵轉運站;在右衛、殺虎口、高家堡、威遠辦起了4個野戰醫院。

組織支前物資:云梯80個,馬掌500副,棺材250口,電線桿800根,糧食9600石,蔬菜1.6萬斤,食鹽2萬斤,煤炭58萬斤,飼草65萬斤,糧站5個(糧7500石),支前民工233351個,畜工70415。

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期間,軍民團結浴血奉戰,用生命與鮮血,點燃了民眾的心靈圣火,風雨同舟,生死與共的戰斗中,形成了兩個共識,其一,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其二,沒有人民的支持就沒有革命的勝利。

在歷史的長河中,文化是民族、國家、社會的精神支柱,文化是精神價值和生活方式的共同體,也就是集體人格。新中國成立之初,在右玉像我父輩那一茬領導,懷著赤誠的感恩之心,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的宗旨,堅持群眾路線,全身心地帶領群眾把植樹造林、改變家鄉的面貌當作自己義不容辭的職責,不為名、不為利,艱苦奮斗,恪盡職守、任勞任怨,迎難而上,堅持不懈地耕耘。在右玉人70年的綠色夢中,凝聚結晶出了右玉精神。毋庸置疑,右玉歷史上的文化底蘊,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的紅色基因,是右玉精神形成的重要因素。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