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軍民屯田黃花梁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9-08-20 10:36:00
瀏覽字號:
0

應縣城西約20公里處橫亙著一座東西走向,坡度平緩的岡阜叫黃花梁,一直延伸至山陰、懷仁境內。元代,這一帶曾是軍民重要的屯田之處,稱“黃花梁”或“黃華嶺”。大同路總管兼府尹渾源人孫拱為首創者,也是屯田黃花梁的第一功臣。

遼代中期這里的生態環境要優于當今的東北林區。遼重熙五年(1036)九月,興宗耶律宗真率眾大獵于黃花梁,一日之內竟獵獲黑熊36只,此后不到20年,砍伐了其上的樹木,興建了應縣釋迦塔等眾多建筑,黃花梁成了童山禿嶺。元朝初期,黃花梁及周邊地區已淪為牧馬的草場了。此后數十年,此間更加荒蕪不堪。

元貞二年(1296)至大德五年(1301),渾源人孫拱任大同路總管兼府尹。其間,孫拱除暴安良,興學重教,引武周山水環城并建水磨利民。他在境內踏查時發現,黃華嶺周圍有荒地5000余頃,被作為牧場得不到耕種。于是報請朝廷將軍馬移到別處放牧,開墾耕種。按習慣做法,屯田一般選擇平原地區,黃華嶺周圍因設駐軍,屯田無疑是因地制宜之舉。

大德四年(1300),成宗采納了孫拱的意見,成立了軍儲所,發軍民9000余人立屯開耕,沿黃華嶺南50里開荒建莊。山陰、應縣桑干河兩岸村鎮的形成,在元代是有很大轉機的,如今的山陰洪濟屯即為當時屯田駐地之一。明代應州隱士陳子儒在《應州》詩中有“昔年帥府為州室,近世新屯改縣衙”之句。可見明代應州衙署利用了元朝金城屯田治所。當年正月,在界于今山陰、代縣之間的太和嶺一帶亦先期置屯田所,此山原名馬場梁,先前也是作為馬軍放牧之地荒廢的。

大德六年(1302),將大同路黃華嶺屯田軍儲所改稱屯儲軍民總管萬戶府,設官六員,其中達魯赤花赤一員,萬戶一員,兼管軍民,仍然讓原軍儲所宣慰使法忽魯丁掌管。當時已經發展為山陰、雁門(山陰、代縣之間或即太和嶺)、馬邑(今朔城區東部、山陰西部)、鄯陽(今朔城區大部及平魯、神池之一部分)、洪濟(今山陰東部、應縣西部)、金城(應縣)、寧武七個屯田所,即七個分場。各設千戶所,每所有千戶一員(五品),達魯花赤一員,百戶六員,彈壓一員,兼管軍民屯儲人員。地涉今朔州市除右玉之外的大部分區縣和忻州市與朔州市接壤的部分地區。大規模的屯田初見成效,大德七年(1303)十一月,成宗鐵穆耳下詔讓大同、靜州、隆興等路運糧5萬石入和林。其中必有屯田所產之糧。

大德十年(1306),太和嶺屯田總管府的情況是每人耕種50畝,每年上交糧食30石。有時還要承擔另外的徭役,影響了耕作,但所征糧食數量不減,耕墾人員負擔很重。這一年改由宣慰使玉龍失不花總領其事實行軍管,視軍民所收多寡以為賞罰。黃華嶺屯所情況大致與此相當,總管其事的達魯花赤都是蒙古人。十一年(1307),因屯墾有功,特授大同屯儲軍民總管府達魯花赤怯里木丁中書右丞。又將黃華嶺漢軍屯墾人員全部調往紅城(位于大同西北方向六七百里今內蒙古境內。至元二十九年,即1292年,調大同、 太原等處軍人4000名置立屯田, 開荒2000頃,屬大同等處屯儲萬戶府管轄)屯所,只存民夫在屯。

武宗至大四年(1311),黃華嶺屯田又有軍人參與,改由忠翊侍衛管理。“以黃華嶺新附屯田軍一千人并歸本衛,另立屯署。是年,改大同侍衛為中都威衛,屬之徽政院,分屯軍二千置弩軍翼,止以二千人分置左右手屯田千戶所,黃華嶺新附軍屯如故”。新附軍人帶家屬者稱為“新附軍戶”,均為南方人,后來即定居當地。

延祐五年(1318)十一月,黃華嶺屯儲軍民總管萬戶府改稱屯儲總管府,設官四員,當時有戶軍4020人,民夫5945人,農田5000頃。比18年前初墾之時增加了近千人,高級管理人員減少了2人,管理水平有所提高,屯儲效果顯著。

元朝設有管理農業的機構——勸農司,命各路宣撫司選出通曉農事的人員充當隨處勸農官,指導、督促各地的農業生產。 早在中統二年(1261),馬邑(今朔城區司馬泊村)人崔斌即是最早的八位勸農使之一。

元初招集逃亡,鼓勵墾荒,實行軍民屯田,養兵息民,以資軍餉。據《元史·兵志》不完全統計,全國屯田面積達17.78萬頃之多,黃華嶺屯田占三十五分之一。

元代的農業生產技術也有所提高,選種、施肥、灌溉、收獲、農具改進等方面,都已達到新的水平。黃華嶺播種糧食品種以谷子、高粱、黑豆、小麥、蕎麥、黍、糜等旱作糧食品種為主,前兩種無需中耕鋤草,與黍、糜均為小日期作物,管理相對粗放,適宜廣種薄收。當時蠶豆和西瓜已有廣泛種植,葡萄在這一帶也很可觀,還能深加工制成葡萄酒。世祖(忽必烈)在屯墾之前來到懷仁縣,就喝過縣吏姚天福進獻的葡萄酒。胡麻、黃芥、黑芥等油料作物也是同、朔兩地的傳統農作物品種。高粱可釀酒,和黑豆一起作為馬料,有大面積的種植,這一傳統歷經元、明、清、民國直至上世紀80年代初,仍是當地的主打作物。此外,在洪濟鎮還設有提領官三員,負責每年春秋二季捕捉大雁,提供給大都典膳署供皇家享用。

興修水利是元代前期農業生產得以恢復和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黃華嶺南河流縱橫,屯田七所均在桑干河流域,孫拱擇地是很有眼光的。元代水利機械和灌溉器具大有改進,水輪、水礱、水轉連磨等更趨完備。牛轉翻車、高轉筒車已有使用。孫拱先于屯田在大同城下已設水磨。元人閻復在《加封桑干河神廟碑》中記載,拓跋三大王廟(位于今朔城區神頭鎮)“置田四百畝,有堰導水,以衡碾、硙,歲入贏羨,以食其徒”。明洪武年間,馬邑縣水磨油坊年上繳稅銀463錠;成化年間,應州有水磨、水碾23盤,歲征課鈔43錠。這些磨、碾當有很大一部分是元代傳下來的。朔城區的兩個南磨村、新磨、李磨疃、水磨頭、安子村,應縣的水磨,懷仁的磨道河等村名或許始于元代。元代在各屯田所內設立水磨加工糧食、油料。朔城區神頭、新磨、司馬泊的水磨一直使用到20世紀70年代方才廢棄。

黃華嶺各屯田所都設立了糧倉,以供儲備種子、提供軍糧、賑濟災民之用。大德九年(1305)某日,大同路地震有聲如雷,壞官民廬舍 5000余間,壓死2000余人。懷仁縣地裂二處,涌水盡黑,漂出松柏朽木,朝廷遣使以米25000余石賑濟,也許就近取之于屯所。

文宗天歷二年(1329)年初,大同路等處饑荒。朝廷命降時價百分之三十賑糶了26000石糧食,除一小部分由東勝提供外,絕大部分或許就是屯田所的儲糧。順帝至正二年(1342)正月,渾源州饑荒,賑災之糧20000石應該也有黃華嶺屯田所產。

這些成就的取得,既是屯田軍民勞作的成果,也與朝廷重視農桑的獎掖有關。至治二年(1322)六月,英宗“車駕至五臺山,禁扈從宿衛,毋踐民禾”。之后,“車駕次應州,曲赦金城縣囚徒”。

元初北方農業因戰爭破壞最甚。屯田復墾之后,因生產力仍屬低下,旱作農業靠天吃飯,抗災能力弱,屯田受災亦有記載。如至治三年(1323),“大同路雁門屯田旱,損麥”。至順元年(1330)七月,“開元、大同、真定、冀寧、廣平諸路及忠翊侍衛左右屯田,自夏至是月不雨”。估計當年這一廣大地區歉收嚴重。

元代中期以后,由于統治機構的腐敗和地主階級剝削的加重,以及水旱災荒的頻繁,農業生產的發展呈現停滯衰敝現象。成宗以后,勸農機構形同虛設,水利建設漸見減少,軍民屯田多有廢弛,賦稅徭役不斷增加,農戶逃亡破產者增多。大德、至大、天歷、至正年間都有大規模天災發生,農業生產遭受的破壞日益嚴重。《元史·本紀》中自泰定帝之后近半個世紀,已經找不到黃華嶺軍民屯田情況的記錄。

(摘自《朔州史話》)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