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宋金朔應諸州之爭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9-08-05 10:13:58
瀏覽字號:
0

依“海上之盟”的約定,北宋宣和四年(1122)初,金軍攻克遼中京大定府、西京大同府。然而,宋軍卻敗于遼軍,只好求助于金,燕京被金軍占領,“海上之盟”被金軍拒絕按約定兌現。四月,宋派人赴金反復交涉,金才答應每年在付給金“歲幣”的同時,再付100萬貫錢作為“代稅錢”的苛刻條件后,方能取得燕京及所屬六州。而西京(今大同)暫不歸還,另議。但是宋徽宗急于慶祝所謂的“勝利”,并沒有計較,就急著答應了。

宋與金關于遼西京路所屬大同府、應州、朔州等地的交涉,更為棘手。宋朝“請加幣以求”,金朝的“百寮軍人等都不肯許”。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答應,只要宋付給金犒軍費,同意將西京及應、朔等8州劃歸宋朝。但是,這個協議還未來得及執行,金太祖就于宋宣和五年(1123)病死,其弟吳乞買即位,是為金太宗。本年,朔州、應州契丹守將韓正、蘇京分別獻州歸宋,武州、蔚州亦歸宋。朔州升為“中慶府”僅有兩三個月后,金人又重新占領朔州、應州、武州等地。后宋朝依據協議索取大同府及應、朔等8州土地,當時金軍駐兩京的將領,正是金朝奴隸主集團中最富有掠奪性的粘罕,他答應只劃給宋武、朔兩州。朔州收回后,宋于朔州置朔寧府,治鄯陽縣。宋宣和六年(1124),金太宗指責粘罕,“是違先帝(阿骨打)之命,其速與之”。粘罕卻提出宋朝破壞盟約,“招納判亡”,西方還未寧靜(指遼天祚帝還在活動),若依約將西京路所屬大同府、應州等劃給宋朝,則金軍“失屯居之所”,因而不能依約把這些地方交給宋朝。是年,金使至宋,索取宋使趙良嗣所許的20萬石糧食。宋宣撫使譚稹拒絕道:“二十萬石,豈易致耶! 良嗣口許,不足為憑。”金人大怒,西京路所屬大同府、應州等地的交涉雖經一波三折,就此擱置。

如果說,在結盟之前,宋朝在金人眼中是個天朝大國,甚至存在崇拜的心理。金人在談判初期,并沒有進入關內在長城以南占領地盤的意圖,但是通過幾年來談判中的頻繁接觸,金朝看到了宋朝見識短淺、被動拖拉、昏聵無能的本質,了解了其軍隊戰斗力不堪一擊的狀況。同時,金國在多次穿越長城的過程中,早就掌握了宋朝的山川險易和軍事防守,且又得到宋朝進貢的大量歲幣、糧餉和軍費的補充而實力大增,這就在某種程度上膨脹了金軍的野心。

宋宣和七年(1125),遼國滅亡之后,北宋失去了北部屏障,金國通過“海上之盟”才真正強大起來。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沒有“海上之盟”就沒有以后的“靖康之變”。而對北宋來說,聯金滅遼的戰略選擇犯了方向上的錯誤,“遠交近攻”換來了“唇亡齒寒”。用臺灣學者柏楊的話說,這是個“慘不忍睹的勝利”。

是年十月,金國背盟,金太宗吳乞買下令伐宋,分兵兩路南下。其中西路軍以粘罕(宗翰)為主將,由河陰(今山陰南故驛古城)進兵太原,朔州是必經之地。 在金部署大兵南下時,宋舉朝不知,還不斷派使臣往金交涉邊境州縣歸屬事宜。 直到東路金兵南下之后,宋臣還到云中(今大同)要求金交割蔚州、應州等地。粘罕調侃道:“汝尚欲此兩州、兩縣邪?山前、山后,皆我家地,復何論!汝家州縣消數城來,可贖罪也。汝輩可即辭,吾自遣人至宣撫司矣。”(《續資治通鑒》卷 95)其實已向宋明示南下的意圖。

宋宣撫司招燕、云勇武強悍之民,即邊塞漢兒,編成義勝軍等來鞏固邊防,沒有從內地調集兵力真正加強防御力量。義勝軍僅河東即有10余萬人,其給養由官府發放。義勝軍等實是雇傭軍,和宋王朝無任何感情可言。時間一長,供給不足,因饑而怒,或受辱罵,心懷二志,是自然的事。一旦有風吹草動,他們的積怨就會爆發出來。

十二月,西路金兵南下至朔州,宋守軍少,軍糧缺,城內流民饑寒交迫。但北宋朔州守將孫翊勇武而忠于朝廷,是宋朝抗金名將,鎮守朔州很有名氣,金人對他有所忌憚。孫翊出城與金兵作戰,還未決勝負,義勝漢兒已開城門降金,朔州遂被金軍占領。不久雁門關也陷落了,孫翊不能回朔州,于是率本部人馬兩千,繞道寧化、岢嵐、憲州增援太原,希望能與太原城中的宋軍會合。他領兵與包圍太原的金兵在城外展開了數日的激烈戰斗,雖然他的軍隊兵寡將少,但士氣很強。粘罕見孫翊勇猛難擋,便心思計取。孫翊帶領的兵士大多是朔州人,粘罕便驅趕朔州的百姓到陣前,宋軍兵士突然見到自己的親人,頓時發生嘩變,孫翊不能控制,被亂兵殺死。 金兵至武州、代州,義勝漢兒皆為內應獻城。金兵直下忻州、太原。

宋靖康元年(1126)十二月,金軍兵臨開封城下,宋欽宗投降。次年二月,金廢去徽宗、欽宗二帝,宣告了北宋的滅亡。五月,徽、欽二帝作為俘虜隨金軍過代州,度太和嶺,經朔州境域北往云中。

(摘自《朔州史話》)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