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前位置: 首頁 > 朔州歷史 > 詳細內容
余睹谷生俘天祚帝
來源:朔州市新聞中心2019-03-12 16:51:59
瀏覽字號:
0

天祚帝,遼國的末代皇帝,即耶律延禧,字延寧,遼道宗大康三年(1077),因耶律乙辛構讒曾被廢為庶人。大安七年(1091),耶律延禧以皇孫受封天下兵馬大元帥,總北院、南院樞密使事。乾統元年(1101)正月,遼道宗崩,耶律延禧嗣帝位。

天祚帝在位后期,既昏庸又殘暴,朝野關系分外緊張,宮廷中自相殘殺,州縣內盜賊紛起,遼王朝覆亡在即。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國內的小規模農民起義并沒有給遼王朝毀滅性打擊,遼天祚帝天慶四年(1114)秋,女真的完顏阿骨打在混同江畔舉起反遼的大旗,才為腐朽透頂的遼王朝敲響了喪鐘。

金太祖完顏阿骨打起兵反遼后,數次大敗遼軍,天慶五年(1115)九月,攻陷遼黃龍府(今吉林農安)。完顏阿骨打首先把主攻方向選擇在遼東北部與女真接觸的地區,憑借負山抱水的有利地形,誘使遼軍遠離軍事重鎮上京和東京,在寧江、出河店、護步答岡等地會戰,達到了殲滅遼軍有生力量的目的。后占領遼東京,獲54州兵糧,使遼東半島與女真故地連成一片,金軍實力大增。不久又西進上京,拔遼太祖創業之地,使遼軍喪膽。

當時,金朝在剛剛崛起后擔心光憑自己的實力不能滅遼,希望得到宋的協助。宋朝也想借助金乘機收回被遼割去的幽云十六州。宋、金雙方從各自利益著眼訂立了“海上之盟”,約定聯合滅遼。雙方商定:宋金各按商定的進軍路線攻遼,金軍攻取遼的中京大定府(今內蒙古寧城境),宋軍攻取遼的南京析津府(今北京)和西京大同府(今大同)。宋答應滅遼后,將原來輸給遼的歲幣轉輸給金。金則答應將幽云十六州還于宋。 雙方均不得單獨與遼講和。

完顏阿骨打抓住戰機,一路勢如破竹,保大二年(1122)正月,金軍攻陷中京大定府。天祚帝在鴛鴦濼捺缽聞訊后急忙向西京大同府(今大同)方向狼狽逃竄,匆忙之間,慌不擇路,經過桑干河時竟然把傳國玉璽丟失。史傳玉璽丟失地點在今山陰縣河頭、上小河一帶。但情勢緊急,性命重于國寶,逃竄的腳步卻沒有因此稍停。至于此后天祚帝是否又派人找尋過,史書未見記載。

傳國玉璽是秦始皇統一天下后刻制的,后成為歷代王朝的正統標志。《元史》中《崔彧傳》載:“(至元)三十一年,成宗即位。先是,(崔)彧得玉璽于故臣扎剌氏之家,其文曰:‘受命于天,既壽永昌。’即以上之徽仁裕圣皇后,至是,皇后手以授于成宗。”這已經是172年以后的事了,扎剌氏如何得到的,不得而知。

遼的分崩敗亡已指日可待,宋朝君臣考慮若不出兵,燕京勢必為金兵占領,幽云十六州就不能歸宋所有,才倉促命令樞密使童貫出兵。昏庸的宋徽宗認為,遼已面臨滅亡,只要宋兵一到,進行招降,燕京遼軍就會投降。宋軍將帥們也狂妄自大,自以為是“王者之師,有征無戰,吊民伐罪,出于不得已而為之”,下令“如敢殺一人一騎,并從軍法”。又造白心旗,欲給歸順宋朝之人。但是,在金軍摧枯拉朽進攻下不堪一擊的遼軍,面對宋的“王者之師”,竟成了虎狼之師。宋遼兩軍對壘,宋遣將勸降,沒想到被遼軍偷襲,結果全軍大敗。后童貫邀請金與宋雙方夾擊遼軍,金軍南下,勢如破竹,幾乎兵不血刃地占領了幽云十六州一帶。

遼天祚帝相繼失去中京、上京、西京后,慌忙逃入云內州(今內蒙古土默特左旗東南)西北的夾山(今內蒙古薩拉齊西北大青山中)。夾山有泥潦60里,金國欲取之,力不能達。保大四年(1124)七月,天祚帝得到前來投奔的耶律達實軍隊,自以為蒼天相助,謀劃收復幽、云失地。他不聽耶律達實苦勸,耶律達實只好分道揚鑣,率眾北上,后自立為王,建立西遼。

遼天祚帝乘金國換統帥之機,率兵從夾山出擊,欲攻取天德、東勝軍、寧邊、云內等州。遼大軍南下到武州一帶,即被金將完顏洛索擊敗。天祚帝逃入地處雁門關北要道河陰(今山陰),伺機向南投宋。同月,西夏(黨項族政權)擾朔州、武州,被宋軍擊敗。次年正月,西夏派人請遼主入境,準備聯合遼軍與金人決戰。二月,金在雁門關北朔州、武州一帶陳兵300里,徹底斷絕天祚帝南逃歸宋道路。天祚帝別無選擇,只有投奔黨項一條路,路上水糧斷絕,只能吞冰咽雪以解饑止渴。好不容易潛伏繞道行至應州新城南60里處的余睹谷(今應縣茹越口榆東溝村),卻被金洛索部俘獲,遼亡。

在今朔州地區,天祚帝先是丟失國寶玉璽,最后又自身被俘。對于這片土地,應是一段難忘的記憶。

(摘自《朔州史話》)

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

點擊熱榜

熱門圖片

  • 客戶端
  • 官方微信
派单漫画赚钱还是小说